您的位置:主页 > 军事 > 石家庄曾沦为日寇侵华的军事城池挖有“地下城

石家庄曾沦为日寇侵华的军事城池挖有“地下城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14 07:54 浏览次数:

  1939年10月出台的《石家庄都市计划大纲》,本着“本市拟视为军事上之要地”的原则,对石门市进行了军事城池的规划设计。为保护石门的都市安全起见,沿封锁沟之外周,设置300米的开阔地,禁止或限制一切建筑物,作为城市边缘的开阔防护区。就这样石家庄由一座没有城墙的工商业城市,转变成了有地下城墙的军事城池。

  日寇占领石家庄以后,一直将其视为整个华北地区重要的战略堡垒基地。石家庄由一个没有城垣的新兴工商城市,转变为拥有地下城墙的军事城池。石门城市街道命名带有了浓厚的殖民色彩。到1941年9月,在石门市的日本及朝鲜人达到了13000余人,日寇不仅在石门市成立了居留民团,设立了领事馆,还建起神社和西本愿寺、东本愿寺,而且开办了石门青年学校、日本高等女学校、日本国民学校。

  日军占领石家庄以后,一直将其视为整个华北地区重要的战略堡垒基地。为了“以战养战”,日军开始大肆扩充军事设施,安置了重要军事机构,驻扎了大批重兵。在日军占领石门的8年中,对驻守军队调动比较频繁,驻军总兵力始终保持在2万至5万人之间。先后在此驻扎的有日本华北方面军的主力第1军军部、第110师团、独立混成第1旅团、独立混成第4旅团、独立混成第8旅团、独立混成第9旅团、独立步兵第2旅团、飞行第27战队等。据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华北治安战》记载,京汉路沿线地区自事变初期,即由第110师团担任警备。因石门附近的模范地区工作进展很快,至1942年底将该地区的警备工作全部移交中国方面。其中的第110师团则由师团以及步兵团司令部、步兵第110、第139、第163联队、野炮兵、工兵、辎重兵各联队、骑兵大队、师团通信队、兵器勤务队、野战医院、兵马厂等组成。编制定员达14784名。据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的明确记载,“独立混成第8旅团当时配属第110师团,长期以来担任石门地区的保卫任务。”在日军占领时期,整个石家庄简直就是一座兵营。正如郑维山将军在;回忆文章中所说:“七七事变后,日军曾将其侵占华北三分之一的兵力及大量伪军部署于石家庄及正太路寿阳以东地段,并构筑了大量工事,使石家庄成了一个大兵营。”

  另据日本防卫厅编辑的《华北方面军管内特务机关一览表》内容,石门市作为日军占领的一个区域军事中心,负责管辖区域为石门周围的37个县。

  1939年10月出台的《石家庄都市计划大纲》,本着“本市拟视为军事上之要地”的原则,对石门市进行了军事城池的规划设计。对石门市“城郭”的设计方案,采用了挖地下城墙的方式,即当地百姓通称的“封锁沟”。由“封锁沟”构成大体为一个长方形的军事城池,其面积约三十八平方公里。在地下城墙内侧,与之平行筑堤做为道路,并沿道路分别设置防守据点,限制出入通行。为保护石门的都市安全起见,沿封锁沟之外周,设置300米的开阔地,禁止或限制一切建筑物,作为城市边缘的开阔防护区。就这样石家庄由一座没有城墙的工商业城市,转变成了有地下城墙的军事城池。

  日本专家设计的这道“封锁沟”一举三用:其一,是作为隔离防护的地下城墙;其二,以防洪水灾害,可为排水之用;其三,用于环城水路运输。正如《石家庄都市计划大纲》所设想的那样:“市之外郭,新计划之水濠,除为排水路外,并可供水运之用”。这项集多功能于一身的地下城墙,工程浩大,工期紧迫,动用劳力众多,是在日本侵略军刺刀逼迫下建成的。据《河北省石门市公署市政情形治安状况报告书》披露,该项地下城墙“封锁沟”工程的规模,为“宽5米,深3米,全长30000米”。在地下城墙之外,还修筑了大量炮楼和碉堡,炮楼和碉堡周围设铁丝网,以巩固防守。往来出入石门市区的行人,必须经由出入口的岗卡才能通过,所以,地下城墙实际发挥了与地上城墙同样的防护功能。